深圳女子被男友从家里殴打到楼道当地妇联在跟进

深圳一女子被男友从家里殴打到楼道,宝安区妇联:正在跟进

深圳市宝安区的王女士称一年之内遭遇男友家暴十多次,近日甚至被男友从家里追出楼道挥拳殴打。

谭卓:《危机先生》是我和黄晓明的再次合作,我饰演一个精英律师。导演是惠楷栋,也是《延禧攻略》的导演,当时惠导看到这个项目,就说这个人一定要找谭卓来演。这样的角色也是我之前没有演过的,像《误杀》的阿玉、《被光抓走的人》的张燕,都是演起来让心很疲惫的角色,演得有点累了,所以想演个轻松好玩儿点儿的。对于这个精英律师,我也希望塑造得不那么传统,希望加入一点喜感和更多层次的形象输出。我之前做了些功课,希望大家通过影视作品也了解到,生活中人们是多种多样的,而不是一种固定的样子。

随着去年《我不是药神》《延禧攻略》两部大热作品的上映及播出,谭卓打开了大众知名度。演《延禧攻略》时,谭卓拍得特别开心,每天在片场,演完霸道刁蛮的高贵妃,都会哈哈乐得不行,然后怀着愉快的情绪拍下一条整蛊别人的戏份。“希望后面有机会可以演喜剧,心情好一些的角色!”

新京报:一般人都会有话剧、文艺片、商业片、电视剧,这样行业划分上的“鄙视链”,但是你什么类型的作品都演,这种链条关系对你来说好像并不存在?

新京报:现在正在拍的《危机先生》中也是一个全新的角色?

采写/新京报首席记者 刘玮 艺人供图

“我不喜欢一成不变的东西。”对剧本和角色并无框架的谭卓,似乎对探寻是无限的。她对文艺片、商业片,或者是电影、电视剧、舞台剧之间的“界限感”也几乎为零,她从来都不喜欢被所谓的规则框住。

据悉,这并不是第一个指出辣椒有益健康的研究。之前的研究已经表明,辣椒可以在一定程度上预防癌症和糖尿病、起到止痛药的作用并对抗肥胖。

谭卓:他俩之间是一些没有办法描述的鸡毛蒜皮的事情,在婚姻关系里这是一个隐形的杀手。我们往往听到很多例子,最后两个人离婚,是因为太太忍受不了她老公不盖马桶盖,或者是经常拿完了衣服,不关衣柜门等等,这些日积月累会变成很深的矛盾。电影中没有更多的篇幅去呈现这些细枝末节,但是它又非常具有普遍性。而且当时我在做功课的时候才知道,很多30多岁的人结婚后就已经没有“夫妻生活”了。我觉得很意外,也不敢相信。

上述工作人员表示,区妇联在遇到家暴受害者时,会依据《反家暴法》协助当事人去公安机关报案核实。由于涉及人身安全,会协助当事人申请人身保护令与人权保障。

但是即便现在有了很多商业片的选择,我依然不会放弃文艺片,我还是希望能选择打动我的作品,而不只是某种形式本身。形式是死的,只有内容是活的、有血有肉,让人会血脉贲张、兴奋、具有很强烈创作欲望的。只有在创作里是活着的,对我来说才有意义,对大众来说,我才能做出一个好东西。

《被光抓走的人》的故事是很有社会意义的,它无疑是拍给现在这些人看的,在看起来光鲜的表象下,我们的精神是否匹配。它不只是一个爱情片那么简单,它希望这个世界有一些门能打开。

她的团队跟踪了参与意大利健康项目“莫利-萨尼研究”(Moli-sani study)。该研究调查了意大利莫里兹地区的22811名居民,并在大约8年后对他们进行了跟踪调查。

新京报:从之前更多出演小众文艺片到这两年越来越走向大众视野,选片时侧重会不会有变化?

王女士称近日因为一句话不合,男友将其从家里追出楼道挥拳殴打。

同天上映的《被光抓走的人》中,谭卓饰演的也是一位母亲,比起《误杀》,该片中的张燕更为平凡,她是银行的大堂经理,像是身边万万千千的普通人。片中一道白光带走了世界上相爱的人,谭卓扮演的张燕和丈夫却被留下了。被留下,仿佛宣告着他俩已经不再相爱了,然而究竟爱不爱,影片最后给出了一个相对温馨的答案。谭卓说,“爱就在平凡生活中,就是一蔬一饭,我们在电影里就是这样呈现的。”

谭卓:爱情是很难定义的,它就是一种冲动、无法克制的感情。爱情来了就来了,爱情走了就走了,没有办法挽留,听起来有点悲观的感觉。但是爱情无疑是存在的,这是我自己比较确定的。

《第一现场》播出的楼道监控视频显示,一名男子将一名女子拽出房间,左手拉住女子的头发,右手将女子一拳打倒在地,后又向倒地女子头部附近连挥数拳。几秒之后,女子试图爬起离开,该男子又上前挥拳殴打。视频中该女子住处一片狼藉,摔碎的镜子碎片散落一地。

《第一现场》报道中提及,王女士曾经报警,但问题始终未解决。在向男友提出分手后,王女士收到过男友的死亡威胁。

爱情很难定义,但确实存在

郭应禄表示,能量治疗方法在医学上很常用,如体外冲击波碎石。而微能量治疗是将用于治疗结石的冲击波能量大幅降低,用小于碎石十分之一以下的能量治疗疾病。微能量冲击波对多个系统疾病都具有治疗和康复作用,科学家对其作用机制进行深入研究,发现不仅可以改善局部血液循环、促进血管及末梢神经再生,更重要的是可以激活人体内源性干细胞,直接参与靶器官的修复和再生。

新京报:电影《被光抓走的人》反映了一个现代社会的感情问题,你认为什么才是“真爱”?

《误杀》&《被光抓走的人》

西南财经大学法学院反歧视法研究中心主任何霞告诉澎湃新闻,此类家暴事件不仅需要公安机关介入,还应包括相关部门给予心理支持和辅导。同时,相关方面还需对危险状况进行评估、预判,如果暴力属于高度危险,受害人应得到安全庇护、就业辅助、子女转学、法律援助等支持。

谭卓出道第一部电影就是娄烨的《春风沉醉的夜晚》,并入围了戛纳最佳女主角提名。如此高起点的她,却没有像大家预想的那样继续走下去。此后,她以制片人身份零片酬出演了独立电影《小荷》,并凭借《小荷》《咖啡》两度入围威尼斯电影节。除了出演文艺片,近年来,谭卓也接连出演了《我不是药神》《烈火英雄》《延禧攻略》等热门商业作品。

谭卓:我很幸运、也很开心的就是我可以适应这个宽度,不仅是文艺片,商业片也可以去理解和表达,像文艺青年沉浸在自己情绪里的,或是像《误杀》《追凶者也》这种有极强的类型片风格的,他们的表演都是不一样的。像话剧的表演,娄烨导演的电影,非常像法国电影,很自然,要像路人一样自然地表演,最终的表演是服务于载体,即作品本身。

梅勒博士说,辣椒对人体健康的直接影响可能很小,但数据显示,爱吃辣椒的人通常也会愿意吃更多的新鲜食品,且辣椒能让人们在食用其他健康食品时更加愉快,因此,爱吃辣的人可能会更加健康。

新京报:你能理解片中张燕和丈夫的婚姻状态吗?

研究调查发现,与很少吃辣椒的同龄人相比,每周至少吃4次辣椒的人在未来八年内死亡的可能性要小得多。研究者认为,辣椒对人体健康的益处在于它含有辣椒素,这种化学物质可以提供热量并减少炎症。

朋友跟我讲过一个例子,一对夫妻结婚之后没多久,就没有什么“夫妻生活”了,女孩一直很苦恼,她妈妈却说,常态婚姻就是这样的,谁都是这样,忍下去就好了,那女孩只是痛苦并在当下无解。

在新上映的两部电影《误杀》和《被光抓走的人》中,谭卓分别饰演了两位母亲。《误杀》中,谭卓扮演的母亲阿玉平时性格柔弱,但在为了维护女儿时气场爆发,全然颠覆之前弱者的形象。“我希望把她塑造成一个小透明,平时不喜欢表现,是那种躲在男人背后默默付出、任劳任怨的角色。大家在看的时候可能会忽略她,不那么留意,但是当有事情爆发的时候,她会有一种人性和母性本能的爆发。”

该名工作人员建议,家暴情况一旦发生,当事人应第一时间报警,由工作人员处置。

串成串的辣椒晾挂在树上。陈治平 摄

12月9日,深圳市宝安区妇联权益部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澎湃新闻(www.thepaper.cn),目前正安排人员跟进此事,相关部门也正在介入处理。

同日,澎湃新闻致电深圳市公安局宝安分局,暂未获得回应。

不过,阿斯顿医学院(Aston Medical School)的营养学家、高级研究员杜安·梅勒(Duane Mellor)则表示,这些发现很有趣,但没有显示出吃辣椒和健康之间直接的因果关系。

深圳电视台都市频道《第一现场》栏目12月8日报道,来自宝安区的王女士这一年内被男友家暴了十多次,并且几次入院。

意大利研究、住院和医疗保健研究所(IRCCS)的流行病学家Marialaura Bonaccio博士表示,无论人们的饮食类型如何,辣椒都对其有保护作用。

澎湃新闻记者 喻琰 朱轩

只有在创作里是活着的,才有意义

12月9日,宝安区妇联权益部一名工作人员表示,针对王女士的情况,目前宝安区妇联正安排人员跟进此事,相关部门也正在介入处理。

谭卓:我特别喜欢玩杀人游戏,大家都找不着我的套路。我不会被所谓的规则框住,不喜欢被局限住。所以我老得找新鲜的尝试。我喜欢变化,如果一直在重复,我就会觉得很无聊,会失去灵感。比如我新剪了刘海。原来我很抗拒剪刘海,一直觉得刘海太甜了,我不喜欢那种特别小女孩的感觉。但是后来我的世界观、价值观不断在更迭。我觉得剪刘海也可以有一种新的表达,就像表演一样,为什么剪刘海只能是那种甜甜的小女孩的形象,它也可以是很精干的女强人,也可以是很性感的。

在性格上,谭卓也有了不少变化。曾经的谭卓穿衣服都是黑色,觉得那就是她自己,非常抗拒鲜艳的颜色。但最近几年她开始穿红色、白色,喜欢明快的颜色了。如今,谭卓又剪了新发型——齐刘海,这对她而言是一件之前不可想象的事,“我一直觉得刘海太甜了,但是后来我自己的世界在不断打开,我觉得剪刘海也可以有一种新的表达,就像表演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