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177起通报看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

观察 | 从177起通报看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

以党的政治建设为统领,坚决破除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是十九届中央纪委三次全会重要部署。2019年,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共通报曝光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177起,处理383人,点名道姓通报286人。我们对这些问题进行了梳理分析,一起来看看其中有哪些特点和表现。

数据显示,共计182人次被给予党纪处分。其中,党内警告处分104人次,党内严重警告处分60人次,撤销党内职务处分7人次,留党察看处分7人次,开除党籍处分4人次。

精准运用“四种形态”量纪执纪

创业企业的员工规模整体较小。调查发现,创业企业员工人数在20人至100人之间的企业数目最多,在4004份有效问卷中,有2326家企业的员工人数在这一区间,占比高达58.09%。10人以下的企业有791家,占比次高,达19.76%。10人至20人的企业有715家,占比17.86%。100人至300人、300人以上的企业数目分别仅有132家、40家,仅占3.30%、1.00%。

污染防治是三大攻坚战之一,在通报的177起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中,涉及污染防治的问题共计25起,占全部问题的14%。比如,天津市蓟州区出头岭镇小稻地村1号坑塘内生活垃圾漂浮物长期未清理,导致该坑塘水质被严重污染。同时,坑塘周边有大量废旧菌棒等生产垃圾,对生态环境造成不良影响。该镇党委副书记张晓初作为该村包片领导,对坑塘环境没有定期检查和督促整改,监管职责缺失,对此问题负有领导责任。镇水利站站长鲁国东作为该村包村干部、该坑塘环境卫生监督巡查具体负责人,日常巡查流于形式,失职失责,对此问题负有直接责任。2018年8月,张晓初受到政务警告处分,鲁国东受到政务记过处分。

四类突出问题占比较高

由经济日报社组织的“中国创业企业调查(二期)”中发现,“资金约束”是创业企业面临的制约创业的最主要因素。在调查中,有75.60%的创业者认为“资金约束”困难程度较大(得分为1分—3分),其中,46.08%的创业者将“资金约束”作为创业时面临的最主要困难(得分为1分)。

“风险问题”“概念容易模仿”“缺少关键技术”等因素也是创业较为明显的制约因素。调查结果显示,表示“风险问题”“概念容易模仿”“缺少关键技术”困难程度较大(得分为1分—3分)的受调查企业分别有44.89%、36.21%、33.63%。其中,在创业影响因素排序中,12.41%、8.66%和11.95%的创业者分别将“风险问题”“概念容易模仿”和“缺少关键技术”列为最困难因素(得分为1分)。

从行业分布来看,信息技术行业、文化创意行业和金融服务行业中有超过五成企业员工增长率超过50%,占比分别为50.42%、50.68%和51.58%。信息技术行业、高端装备制造行业、文化创意行业员工增长率100%以上的创业企业数占比高于总样本水平,分别为8.42%、7.89%和7.40%。

《创业企业调查报告》由经济日报社中国经济趋势研究院、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共同编制,报告全面聚焦我国创业企业的成长现状及现实存在的问题。

力戒形式主义、官僚主义是加强作风建设的重要任务。从职级来看,被点名道姓通报的286人中,包含厅局级4人,县处级38人,乡科级218人,村(居)干部26人,分别占全部人数的1.4%、13.3%、76.2%、9.1%,乡科级干部所占比重最高。乡科级干部和村(居)干部离群众最近,直接影响老百姓对党的作风的评价,数据进一步印证,重点整治群众身边特别是群众反映强烈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突出问题的必要性。

“缺少合作伙伴”和“缺乏创意”也是创业者认为困难度较高的制约因素。64.23%的创业者认为“缺少合作伙伴”困难程度较大(得分为1分—3分),其中,17.98%的创业者将“缺少合作伙伴”作为创业时面临的最主要困难(得分为1分)。55.72%的创业者认为“缺乏创意”困难程度较大(得分为1分—3分),其中,19.71%的创业者将“缺乏创意”作为创业时面临的最主要困难(得分为1分)。

经济日报社中国经济趋势研究院、中国社科院数量经济与技术经济研究所共同编制的《创业企业调查(二期)报告》显示,困难度加权综合打分分析结果与以上分析基本一致。通过对9个因素困难度排序,由高到低依次赋予相关分数,再根据各因素不同困难度创业者所选比重加权,求得困难度的综合得分。测算显示,“资金约束”“缺少合作伙伴”和“缺乏创意”分别得分为2.56分、3.18分和3.77分,位于最低层次;“风险问题”“概念容易模仿”和“缺少关键技术”综合得分分别为4.04分、4.31分和5.18分;“家庭反对”“政府政策制约”和“工作单位制约”综合得分分别为5.69分、6.46分和6.56分,得分最高,对创业的影响最小。

透过报告,读者不仅可以客观了解当前创业企业的发展水平、创新能力和发展潜力,也能看到现阶段我国创业者的整体水准、精神面貌,还能获悉相关国家政策的实施效果和落实情况。报告为创业企业临摹了一幅画像,也为读者深入认识创业形势提供了一个窗口。

第二,支持企业加大研发投入,攻关核心技术。完善以研发费用加计扣除为主的税收优惠政策,财政补贴重点投向产业技术新方向,加大对关键技术的攻关投入。积极发挥政府引导基金的带动作用,支持发展创投、风投等基金,支持企业增大研发投入。鼓励金融机构提高制造业中长期贷款比例支持企业创新。以重点实验室为载体,加快技术创新能力建设,推动产学研协同创新。

对典型案例进行通报曝光,有利于形成震慑效应。精准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体现的是严管和厚爱,该适用哪种就适用哪种。通报内容显示,被通报的383人都受到了党纪政务处分或其他处理,其中第一种形态104人,第二种形态254人,第三种形态16人,第四种形态9人。

两类突出问题占比并列第三,分别是“漠视群众利益和疾苦,对群众反映强烈的问题无动于衷、消极应付,对群众合理诉求推诿扯皮、冷硬横推,对群众态度简单粗暴、颐指气使”问题,以及“学风漂浮,理论脱离实际,只为应付场面、应景交差,不尚实干、不求实效”问题,两类问题的数量都是23起,分别占全部问题的13%。比如,2018年10月,有群众向山东省德州市委到陵城区现场接访的领导反映,其所住家属院地势低洼、污水内灌,住户家中厕所无法使用,要求对院内已封堵的公厕进行改造。陪同接访的陵城区政府负责同志,明确要求区城市管理行政执法局于当年11月20日前对公厕完成改造。该局时任党组书记、局长张洪勇等人,对群众诉求推诿扯皮、消极应付,致使反映问题长时间未能解决,造成不良影响。

涉及精准脱贫、污染防治的问题集中

通报数据显示,民生领域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比较集中,共计30起,占全部问题的16.9%。比如,2015年,甘肃省文县石鸡坝乡哈南村在实施危房改造过程中,未严格落实有关要求,未按规定完成改造任务,存在重复申报、弄虚作假等问题。对此,县住建局副局长张海春作为时任县住建局分管领导,没有及时发现和纠正问题,负主要领导责任;时任石鸡坝乡乡长、乡危房改造领导小组组长、哈南村包村领导蔡全林监管不力,项目实施、验收等环节失职失察,负主要领导责任。2019年3月,张海春、蔡全林分别受到党内警告处分。

调查显示,尽管创业企业员工规模整体不高,但逾六成企业的员工人数呈现显著的增长态势。在4004份有效问卷中,有610家创业企业的员工增长率为0至30%,占比为15.23%;有518家创业企业的员工增长率为30%至50%,占比为12.94%;有1108家创业企业的员工增长率为50%至100%,占比为27.67%;有255家创业企业的员工增长率为100%以上,占比为6.37%;有1513家企业的员工没有实现增长,占比为37.79%。

就业是最大的民生,中小企业是经济发展的生力军,是创业创新的重要载体,也是解决就业的重要途径。近年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政策推动大众创业,助力企业创新发展。2017年《关于做好当前和今后一段时期就业创业工作的意见》明确提出,要促进以创业带动就业;2018年《关于推动创新创业高质量发展打造“双创”升级版的意见》出台,持续推进创业带动就业能力升级。

被给予政务处分的共有99人次,其中,警告38人次,记过36人次,记大过5人次,降级4人次,撤职12人次,开除4人次。

从通报内容上看,扶贫领域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通报共计32起,占全部问题的18%。比如,2016年至2017年,广东省汕头市潮阳区棉北街道党工委委员方少群在担任街道精准扶贫攻坚领导小组常务副组长兼办公室主任期间,责任意识不强、工作作风漂浮,停留于“轮流圈阅”“层层转发”、以文件落实文件,未结合实际制定脱贫计划和措施,未按要求精准收集上报扶贫对象数据,未按规定入户帮扶,未确定具体产业扶贫项目造成扶贫资金闲置浪费,导致该街道脱贫工作滞后。2018年8月,方少群受到党内警告处分。窥一斑而见全豹,精准脱贫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是全国各级纪检监察机关集中整治的重点内容。

第四,积极推进科技保险创新试点进程,助力化解创业企业风险。积极出台政策推进科技保险试点,加大对科技创新企业的支持力度。充分发挥保险业“稳定器”和“助推器”的作用,有效分散和化解企业创新创业风险,营造良好的创新创业环境。

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阻碍党和国家各项事业健康发展,全国各级纪检监察机关持续紧盯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顽疾,确保整治工作取得实效。

分行业来看,金融服务行业员工人数在100人以上的创业企业数中占比最高,达9.25%,其中,100人至300人的企业达7.48%,300人以上的企业达1.77%,均高于总样本水平。信息技术行业、文化创意行业、专业技术行业和软件行业20人以下的创业企业数比重均明显高于总样本水平,分别占各行业企业数量的42.28%、41.48%、41.38%和41.28%。而新材料、新能源和节能环保行业的创业企业人数更为明显地集中在20人至100人的区间内,占比分别为87.80%、84.48%和83.93%。

逾六成创业企业就业人数呈增长态势

第一,强化对创业企业的投融资支持。建议通过完善创业企业信用体系制度,解决金融机构与企业之间的信息不对称问题。建立健全创业企业信用担保体系,进一步发挥政策性融资担保机构的引导带动作用,扩大创业企业的信贷规模。强化金融机构融资服务,推动金融业产品和服务创新,聚焦创业企业等薄弱市场群体。

脱贫攻坚是实现全面小康的关键所在,2019年是打赢脱贫攻坚战、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的关键之年,各级纪检监察机关集中整治脱贫中的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问题,为取得脱贫攻坚战的胜利提供坚强纪律保障。

报告随机从北京、上海、深圳、杭州、武汉、西安等城市抽取企业样本,目前已完成两轮调查,7000多家样本涵盖信息技术、软件、节能环保、高端装备制造、新能源、新材料、生物医药、文化创意、金融服务和专业技术服务等新兴行业。

第三,加大知识产权保护力度。加大对知识产权侵权行为的惩治力度,强化知识产权执法手段和执法力度,严厉打击侵犯知识产权的行为。降低知识产权维权成本,加快建设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建立更加便捷、高效、低成本的维权渠道。

调查发现,认为“家庭反对”“工作单位制约”“政府政策制约”困难程度较大(得分为1分—3分)的受调查企业分别仅有22.32%、15.02%、12.62%。相比而言,“家庭反对”“工作单位制约”“政府政策制约”等因素对创业的制约程度较小,说明近年来创业越来越得到社会认可和相关政策的支持。

占比第二高的是“弄虚作假,编造假经验、假典型、假数据,瞒报、谎报情况,隐藏、遮掩问题”问题,共计50起,占全部问题的28.2%。比如,2018年,广州市荔湾区住房和建设局违反办文程序,没有按要求办理行文呈批手续和编列文号就制定印发《广州市荔湾区住房和建设局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的工作方案》。当年8月中央扫黑除恶督导组督导期间,该局弄虚作假,倒签行文呈批时间至2月并重编文号,造成严重不良影响。

在通报的177起问题中,“便民服务单位和政务服务窗口态度差、办事效率低,政务服务热线、政府网站、政务APP运行‘僵尸化’”方面问题共计7起,占全部问题的4%;“在工作中空喊口号,表态多调门高、行动少落实差,热衷于作秀造势”问题共计6起,占全部问题的3.4%;“单纯以会议贯彻会议、以文件落实文件,做表面文章、过度留痕,缺乏实际行动和具体措施”问题,以及“‘新官不理旧事’,言而无信,重招商轻落地、轻服务,影响营商环境”这两类问题分别各有2起,占全部问题的1.1%。

(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冯国刚 | 制图 李柏逸)

破解形式主义、官僚主义顽疾,需要实事求是,具体问题具体分析,深化运用监督执纪“四种形态”,精准量纪执纪。

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积弊甚深,新问题也时有发生。要把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这项政治任务完成好,必须要抱定咬定青山不放松的决心,发现一起坚决查处一起,一锤锤持续用力敲下去。

通过以上分析可以发现,创业企业虽然员工规模不大,但在员工就业方面表现出了良好的成长性,逾六成受调查企业就业人数呈现出显著增长态势。然而,值得注意的是,创业企业在创业过程中也面临“资金约束”“缺乏创意”“概念容易模仿”“缺少关键技术”等诸多制约因素。充分激发创业企业活力,为就业提供更好的保障,亟需从以下几个方面入手:

创业创新仍面临不少制约

尽管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双创”政策支持创业企业成长,然而由于创新创业本身具有一定的复杂性和风险性,创业企业在创业创新过程中依然面临诸多制约因素。

从中央纪委办公厅印发的《关于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重要指示精神 集中整治形式主义、官僚主义的工作意见》中明确重点整治的12类突出问题来看,“不顾实际情况、不经科学论证,违反规定程序乱决策、乱拍板、乱作为”方面的问题最突出,共计64起,占全部问题的36.2%。比如,2017年,青海省黄南州尖扎县委常委、县政府原常务副县长华志等人在扶贫贷款项目中盲目决策,在未做好项目可研、立项等前期准备工作的情况下,盲目与银行签订9.4亿元精准扶贫贷款合同,约定首期发放贷款资金5亿元,贷款期限为20年。因没有可实施的扶贫项目,尖扎县将其中3.5亿元以定期存款方式存入银行,产生存贷利息差额652万多元,造成重大经济损失。

创业企业在培育和催生经济社会发展新动力、扩大就业等方面意义重大。由经济日报社组织的“中国创业企业调查(二期)”数据显示,逾六成创业企业的员工人数呈现显著的增长态势,其中信息技术、文化创意、金融服务等行业有超过五成企业员工增长率超过50%。然而,由于创新创业本身具有一定的复杂性和风险性,创业企业在创业创新过程中面临的诸多制约因素亟待有效破解。

精准施策激发创业创新活力

除党纪政务处分之外,约谈4人次,诫勉20人次,责令作出检查3人次,立案审查4人次,移送司法5人次,其他处理方式75人次。